阅读历史 |

第617章 吾神州之事何须番邦野民置喙(1 / 2)

加入书签

一声钟响,空间破碎,杨信的身影出现。

“好一番华夏古代田园之景。”杨信看到眼前的美景赞叹道,只见眼前阡陌交错,一片片绿色绿意盎然,一群华夏古代装束的黔首在田间劳作。

“咦,这里怎么还有一个死老外?还有一根……金箍棒?”杨信神识一扫便知道了此方世界乃功夫之王的世界。

功夫之王的世界有一条主线,那就是西行。只不过,西游记的西行主线是保护唐三藏西天取经;而功夫之王的西行主线是,护着这外国吊丝将金箍棒还给孙悟空,然后打败玉疆战神。

其实,这部剧情如果没有主角反而更完美。

“哼,我神州之事何须一番邦屌丝置喙。”杨信冷哼一声,手一招,金箍棒到了手中,同时,那个老外吊丝也惊醒了过来,连忙抓住金箍棒,被杨信一齐招至面前。

杨信二话不说,抬手两个大嘴巴子,直接将这老外打懵,然后一脚,将其身体踢的粉碎,将其灵魂也给搅碎。

杨信手一抛,一枚定海珠飞到空中,爆发出耀眼的光芒,然后链接到方世界,经历过上个世界,杨信已经明白,只要完成此方世界的主线就能将定海珠彻底与此方世界绑定在一起,经过长时间的磨合,便能炼化一方世界。

杨信耍了耍金箍棒,感觉这根金箍棒照着西游大世界的金箍棒差远了,甚至还不如西游降魔篇中的那根金箍棒。

还有那孙悟空,好像智商有点问题的样子,也是真够傻的,怪不得被封印五百年。

正在这时,一群骑兵气势汹汹地向着杨信飞奔而来,见到杨信手中的金箍棒后,骑兵首领大喝一声:“杀!”

杨信冷笑一声,笑的不是这群骑兵,而是躲藏在骑兵队伍后面,想等杨信身陷危机再出手相救的鲁彦,这样,鲁彦顺势便能和杨信产生交集。

简单的套路,却极其有效。

只不过,杨信根本不按套路出牌。既然骑兵不问青红皂白地就对自己下杀手,那自己只能送他们上西天了。

杨信意念一动,仅仅一个念头,就将这群骑兵震成了灰飞,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,不过,马匹、盔甲等外物却留了下来。

正在田间劳作的百姓,呼啦~一声围了上来,焦急地说道:“他们是玉疆战神的手下,你居然敢杀了他们,玉疆战神肯定会迁怒我们,不好!快跑,跑到山里躲躲。”

百姓说完,便四散开来,收拾家什,准备举村逃到山里避灾。

“马匹、武器和盔甲送给你们了。”杨信说完,便施施然走了。

杨信对这波村民还是比较满意的,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,这波村民是不是刁民不知道,但起码智商还是在线的,起码没有傻乎乎地将自己绑到官府,以求玉疆战神的宽恕。

躲藏着的鲁彦见杨信直沟沟地看着自己,知道自己早已经暴露了,便直接跳了出来,说道:“好功夫!你就是传说中的天行者吧,我游走江湖这么久,还从未见过这么高强的功夫,估计玉疆战神也不是你的对手,百姓有救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杨信问道。

“五百年前,天帝沉睡,将权力下放给玉疆战神,没想到玉疆战神是邪恶的魔头,靠诡计封印了孙悟空,然后篡夺天界,继而靠武力残暴地统治,鱼肉百姓,民不聊生,传闻,五百年后会有天行者手持金箍棒出世,解救被封印的孙悟空,打败邪恶的玉疆战神,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。”鲁彦说道。

“哦,然后呢?”杨信不为所动地问道。

“然后天下太平、百姓安居乐业啊。”鲁彦说道。

“那我呢?”杨信指了指自己。

“自当还政于天帝,然后,天帝自会有奖赏,说不得还会被赏赐长生不老之酒。”鲁彦说道。

“凭什么?”杨信冷笑一声说道。

“什么凭什么?”鲁彦不解地问道。

“玉疆战神是我打败的,天下的朗朗乾坤是我还的,水深火热中的百姓是我解救的,百姓安居乐业是我的功劳,我为什么要还政于天帝?我自己称王统治人间不行吗?再说,天帝执掌天界,我人族之事关天界何事?此间就没有人王吗?”杨信反问道。

鲁彦直接愣了。鲁彦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。

“你的问题太多,有的我没法回答你,据我所知,此间还真没有人王,是玉疆战神统治官府,然后靠官府统治天下。”鲁彦说道。

“既然有了官府为何没有人王?或者我换个说法,为什么没有天子、皇帝、诸侯之类的存在?”杨信冷哼一声。

“自古以来,天下便是由天帝来统治,只不过现今天帝沉睡,玉疆战神得势……”鲁彦只能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。

“看来神权即王权啊。前边带路,咱们去打败玉疆战神,解救水深火热中的百姓。”杨信说道。

鲁彦无语,只得乖乖地前面带路,无他,杨信实力强,鲁彦实力弱,弱者尊从强者之令,天经地义。

鲁彦带着杨信前行,许久后来到一酒楼,然后在酒楼内美美地吃了一顿。付钱时,鲁彦双眼望天,一副没钱的样子。

“你没钱还带我来酒楼?”杨信冷笑着问道。

“我以为你有钱。”鲁彦尴尬地说道。

“如果我也没钱呢?”杨信反问。

“那只能吃霸王餐,逃跑呗。”鲁彦一副无赖的样子。

“你以前是不是经常这样?”杨信再问。

鲁彦没有说话,看他的表情就知道,他以前经常这样。

“如果没钱,为什么不去野外打点野味充当酒资?以你的实力打上几只山鸡,追上几只野兔,甚至打死野猪之类的易如反掌,为什么你宁可吃霸王餐也不愿意付出劳动?为什么你就是不去?!你与玉疆战神有什么区别?”杨信冷笑道。

杨信当时看到这段剧情之时就很愤慨,人家酒店老板招谁惹谁了,辛辛苦苦维持着这座酒楼,鲁彦明明没钱,也不通过劳动获得钱,就这么靠着武力来吃霸王餐,吃就吃吧,还将玉疆战神的人惹来,并在酒楼内打斗,不但将酒楼打了个稀巴烂,酒楼的老板和老板娘也因他而死。

在杨信看来,鲁彦比玉疆战神更可恶,人家玉疆战神鱼肉百姓起码还明着来,有一定的规矩,只要遵守规矩就能活下去。而鲁彦这种以武犯忌的人根本没有任何底线和规矩,只凭自己高兴,他人死活根本不管。

“我与玉疆战神怎么能一样?”鲁彦怒气反驳道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